<dl id="nn1hr"></dl><font id="nn1hr"><dl id="nn1hr"></dl></font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n1hr">
<video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i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/dl><dl id="nn1hr"></dl>
<video id="nn1hr">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i id="nn1hr"></i>
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/dl><noframes id="nn1hr">
千人飆淚、掌聲不息,《我不是藥神》究竟好在哪?
2019-05-31 16:48:07

摘自百度百家號

在上海電影節看了千人場的《我不是藥神》,放映結束后觀眾數次鼓掌,

到現場和觀眾交流的幾位主創中,譚卓一直背對著觀眾,

她也是第一次看,一直到上臺都哭的說不出話,

而我在觀眾席里,直到出片尾字幕也還是止不住眼淚。

單純的傷心、感動都不會有這么強、這么持久的催淚效果,

《我不是藥神》帶給觀眾的是五味雜陳的感受,每一重觀感都是超強的催淚劑。

20180708154421832183.png 

這種強烈的觀感有一部分原因是《我不是藥神》的意外之喜,

寧浩和徐崢兩個喜劇界的領軍人物合作,

很自然的以為會是喜劇路數,誰能想到是一部嚴肅的現實題材呢?

徐崢飾演的程勇本來賣成人用品,一個機會,

讓他做起了治療白血病的印度仿制藥格列寧的代理商,

在賺到巨額利潤之后,程勇的生活迎來了一次次的反轉。

 

貧與富,生與死

 

《我不是藥神》是一部有社會意義的電影,

讓觀眾對白血病患者有了深刻的認知,道出了白血病群體的生存現狀。

癌癥能奪走一個人的生命、摧毀一個家庭,

以此為題材創作電影本身就有了沉甸甸的重量。

《我不是藥神》沒有浪費這個題材,

而是給予充分的尊重,甚至盡可能的減少藝術加工。

于是,在肩扛攝影微微晃動的畫面下,

呈現出了略帶冷酷的質感,以及貧與富、生與死的強烈反差。

20180708154459635963.png 

正版格列衛國內售價兩萬五,藥廠代表穿西裝戴名牌手表,

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的攫取或被侵害,而另一端的白血病患者群體,

是傾家蕩產,為了能省點藥費,嘗試各種仿制藥鋌而走險;

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面對的是生與死的選擇,

有的到處尋找仿制藥延續生命,有的放棄治療或自殺,選擇死亡。


要把這些都演出來,對演員們來說有極高的難度,

影片中每一個演員,包括只有一兩場客串的演員,

都有非常不錯的表現,主演徐崢獻上了從影以來最棒的一次表演,

能感覺到他完全投入到角色中,眼神和精神狀態都是程勇該有的樣子,

哭戲和情緒爆發的戲份也很有感染力;

另一個是王傳君,帶來了顛覆式的表演,

以至于花了很長時間才認出來是他,生病過程中每一點細微的變化都表現到位。

20180708154497929792.png 

大格局,有擔當

《我不是藥神》的故事不煽情,也不刻意的博同情,

甚至還不時的穿插一點徐崢的小幽默,要把故事講好就必須要有幾個主角,

于是電影中有呂受益、劉牧師、黃毛等形象鮮明的角色,

但更多的白血病患則刻意的模糊形象,他們總是沉默,

少給或不給臺詞,總是安排他們戴著口罩。

在我看來,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營造一個大格局,

電影聚焦的是整個白血病群體,以及經營仿制藥的事件,

所以要弱化人物形象,也沒有太多治療、穿刺等鏡頭。

但程勇在販賣仿制藥過程中的種種遭遇,

以及前后心態和價值觀的變化還是會給觀眾帶來不小的觸動,

他承擔了多數的笑點和淚點。

20180708154452035203.png 

《我不是藥神》拍攝輾轉南京、印度兩地,耗時3個月,導演文牧野初執導筒就能拍出這樣的作品讓人意外,

但更重要的兩個功臣是背后的寧浩、徐崢兩位監制。

作為觀眾眼中的喜劇領軍人物,兩個人接著拍喜劇片肯定都是穩賺不賠,或者監制像《超時空同居》這樣的商業片,也能有非常不錯的成績。

但是兩個人有更多的目標,也都有很高的電影理想,《我不是藥神》是一次全新的嘗試,

其實也是冒險,這樣的題材不太容易有很好的票房收益。因此,通過《我不是藥神》能看到寧浩、徐崢兩個人對電影藝術的追求,

以及電影人的使命感,他們都是值得尊敬、有擔當的電影人。

另一方面,從《我不是藥神》中看到我們不曾了解的一個群體,

看到了我們社會進程的進步,同時也看到了電影審查的進步。

20180708154437593759.png 

醫改是社會進步

 

我有一個特別要好的中學同學,差不多10年前他父親查出白血?。ìF在已經過世),

他是下井工人,也是家里的頂梁柱,得病之后整個家瞬間崩坍,

也經歷了從格列衛到印度仿制藥再到最后放棄治療的過程,

這是他自己,以及整個家庭的悲劇。


不論是我這個同學,還是電影里那些罹患白血病的角色,

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沒錢、藥貴,再加上需要長期服藥,

所以絕大多數家庭都負擔不起,才會出現電影里的種種悲劇。

不過隨著醫療改革的一步步深化,從2015年開始一些省份將格列衛納入醫療報銷,

最高可以報80%,讓患者都能吃上正版藥、放心藥。

時至今日,也相信《我不是藥神》上映之后

能讓更多人關注白血病患者、關注他們所面臨的困境,

從而加快改革進程,讓更多的地區將格列衛納入醫保,

這樣就不會再發生電影中的悲慘境況,《我不是藥神》特殊的社會意義,

值得所有觀眾為有這樣的國產電影而感到自豪。

上一篇:沒有了!
下一篇:告別實體屏幕! 四大問題解析全息投影
亚洲中文字幕久久无码
<dl id="nn1hr"></dl><font id="nn1hr"><dl id="nn1hr"></dl></font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n1hr">
<video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i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/dl><dl id="nn1hr"></dl>
<video id="nn1hr">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i id="nn1hr"></i></dl><i id="nn1hr"></i>
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n1hr"><delect id="nn1hr"><font id="nn1hr"></font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nn1hr"></video>
<dl id="nn1hr"></dl><noframes id="nn1hr">